互联网大风暴
我记录转载
 
互联网大风暴

  作者:朱旭冬

  就在不久前,乐观者还相信新一轮互联网大潮才刚刚开端。

  表面看来确实如此。自去年下半年开始,经济危机后的流动性泛滥带动资本市场迅速升温,2010年10月,麦考林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大涨56.9%。麦考林的上市拉开了长达7个月的中国概念股赴美上市大幕。这7个月来资本市场持续升温,年底视频网站优酷、电子商务网站当当和移动互联网公司斯凯成功上市。2011年3月奇虎360登陆纽交所,5月初人人、网秦、世纪佳缘相继成功上市将这波热潮推向了顶峰。

  资本市场对中国概念的疯狂也迅速影响到创业市场,大批创业公司拿到投资。以最为疯狂的团购为例,美团2010年底拿到红杉2000万美元的投资,拉手年底完成了高达5000万的第二轮融资、几个月后又融资1.1亿美元,大众点评网也在2011年初融资1亿美元。搭上社交概念的恺英网络也在2011年初获得了1500万美元的融资,而以3C产品起家的电子商务巨头京东更是融资15亿美元。新兴的移动领域几乎每天都有创业公司出现,仅凭一纸商业计划书就能拿到天使投资,一些天使投资人甚至在旅行箱中装满现金去见创业者。

  然而就在5月初的上市高潮过后,随着一些美国投资机构刻意做空以及一系列的造假风波,中国概念股迅速从顶峰跌落谷底。除360外,其他所有2011年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无一例外的全部破发。而原本有上市计划除了淘米成功登陆纽交所,迅雷、盛大文学纷纷推迟了上市计划,几乎一夜之间,赴美上市的大门就紧紧关上了。

  谁也没有预料到资本市场的黄金窗口如此短暂。人们普遍乐观的预计这波热潮将持续一到两年甚至更长,尽管资本市场估值屡屡创出天价,但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仅仅是这波互联网热潮的泡沫成本有多大而已。

  真正的危机迅速来临。时间进入8月,欧美经济剧烈波动,金融危机二次探底的危险瞬间要成为现实,流动性再次扩张的可能性又不大,资本市场恐惧心理迅速抬头。人们不会忘记,当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风险投资红杉资本给所有投资对象的“黄金时代业已安息”的墓碑警示。

  不过就像很多人否认这是一次互联网泡沫一样,最热门的互联网行业如电子商务、社交、移动互联网等都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与10年前的空中楼阁不可同日而语。但如果危机进一步恶化,那些重资本的互联网行业比如电子商务、视频等行业将遭受严重影响,风险投资们也将再次发出创业公司削减成本的号召。

  受资本推动的虚假繁荣或将就此破灭。“当资本市场热的时候,投资人会想,我把1000万砸起来,后面就会有5000万进来。资本市场好的时候,(投资人)不担心后面有多少钱。但是当资本市场一冷却以后,如果投资人需要砸1000万但又不确信有第二轮的,他可能就不会投。投资方都很现实。当看不到下一轮的时候,他们就会很谨慎。” 投身移动互联网创业的触控科技CEO陈昊芝告诉《环球企业家》。

  互联网的冬天到来了吗?

  硅谷难题

  投资者一度认为美国这波互联网热潮将持续到Facebook的上市,但是现在看来这样的预计过于乐观。

  作为全球创新最为活跃的地区,美国是全球互联网创新和投资的风向标。很难说美国的这波互联网创业热潮发轫于何时,但2009年绝对是一个关键的年份,团购、社交、移动互联网等未来两年的热门领域都在这一年迎来爆发点。

  这是互联网创新公司极为精彩的一年。2008年底刚成立的团购网站Groupon在青春期就肆意增长,奠定了3年后估值超百亿美元的基础;新崛起的Twitter 2009年初用户数量不足400万,到年底增长了10倍达到4000万,彻底甩开了Jaiku、Plurk等竞争者;社交平台大战在这一年决出胜负,Facebook在用户数量上超越MySpace成为社交的王者;社交游戏巨头Zynga也在2009年发力,到该年底其活跃用户已经超过6000万;而苹果于2008年推出的App Store在第二年迎来了第10亿次、第20亿次下载,首部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的手机也在2009年上市,移动互联网从此激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潮。

  这一年风险投资也迎来了新一轮盛宴。基于位置服务(LBS)的热门公司FourSquare在2009年获得了第一笔投资;Groupon在2009年获得了第一笔3000万美元融资;俄罗斯投资公司DST在2009年正式开始在硅谷投资,当年便相继投资了Facebook 和Zynga——作为典型的晚期投资公司,DST的出手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了已经有一批互联网公司具备了上市的条件,只是希望等待更好的时机。

  随着硅谷创新的爆发,互联网热门模式也开始在中国掀起狂潮。最先受益的是开心网,偷菜等应用的火爆让开心网迅速占领了白领SNS市场;而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突然冒出了大量LBS公司,LBS也一度成为移动互联网创业的首选模式。

  随后轮到团购和微博火爆亮相了,这两者随即成为近一年多中国互联网最热门的创新应用。由于团购商业模式相对清晰,投资者纷纷押注,很快出现数千家团购网站疯狂大战的局面,市场领先者的估值也一路飙升。和“千团大战”不同,微博大战几乎是门户大战的升级版,新浪、腾讯、搜狐、网易等门户都在微博上发力,尤其是新浪倾尽全力转型微博业务,并通过高举高打战略快速创造了另一个重量级的互联网入口,新浪的市值也因此翻了数倍。

  移动互联网领域,App Store让中国开发者趋之若鹜,Android的开放也让国内各大手机厂商开始推出自己的Android手机,同时也养活了一批中国的Android应用商店。中国本土创业者还直接从美国的平台级创新上获利,比如Facebook开放平台上有大量的中国的社交游戏开发商,中国还有大量iOS和 Android开发者,他们的成功都得益于美国的互联网创新。

  但接下来,中国创业者还能继续从美国互联网创新中吸取更多的营养吗?

  这种期望或已很难。一方面,Facebook已经进入平台期,很难再次出现爆发式增长,在一些国家的渗透率已经超过50%,全球用户数量的增长也已经开始放缓;另一方面,除Facebook之外的两大创业公司Groupon和Zynga先后递交了招股说明书,一旦这两大公司上市,很可能也预示着这波互联网创新热潮已经到达顶峰。

  在国内,人人公司已经上市,在传统社交网站方面短期不会出现更具投资价值的产品。而腾讯在传统社交的布局也已经把社交网站的竞争门槛提高了很多,创业团队几乎不会再选择在传统社交方面创业。

  相比Facebook未来的上市计划,Groupon和Zynga的上市计划对中国市场都有非常大的影响。国内团购网站陆续传出上市计划但也都没有任何实际动作。Groupon即将上市前遭遇质疑,连带将使国内团购网站的上市之路就会更加艰难,而目前国内那些获得巨额融资的团购网站如果上市受阻,必然会对投资人造成很大的影响。随着团购进入瓶颈和整合期,近一中国最疯狂的互联网创业模式将迎来退潮时刻。

  作为Facebook上最大的社交游戏公司,Zynga的成功已经很难被复制。Zynga的上市就意味着社交游戏的未来已经有了定论,短期之内不可能再有社交游戏公司能在资本市场上给投资者比Zynga更大的想象空间。国内也并没有像Facebook那么成熟健康的社交平台,虽然腾讯开放平台上也有月收入过千万的社交游戏,但腾讯并不会失去对平台的控制能力,依附于腾讯平台的公司也很难真正成为另一个巨头,这对资本市场的吸引也非常有限。

  相比Facebook,Twitter对国内互联网的影响要小很多,国内各家微博都已经脱离了Twitter模式。但是Twitter本身面临很多问题,尤其是盈利模式的探索一直没有收到太好的效果,这同样也是国内微博的挑战。

  最大的隐忧是,硅谷在Facebook、Twitter、Groupon以及Zynga之外,再没有其他具有颠覆性的创新公司。现在硅谷最风声水起的这几家公司都是2009年之前创立、在此之后虽然涌现了大量表现优异的创业公司,但很少有能带动巨大风潮的公司,甚至一些前期亮眼的新模式也迅速露出疲态,比如社交新宠问答网站Quora在引发人们热烈讨论后已经出现了独立访问用户下滑的迹象。

硅谷面临的迷惑在于:下一个大事件在哪里?雅虎成立于1994年,1996年上市,一度成为创新的标杆;在雅虎之后,最重量级的公司谷歌成立于1998年,2004年上市;谷歌的挑战者Facebook成立于2004年,Twitter成立于2006年,MySpace在这期间也曾风光无限;在 Facebook和Twitter之后,Zynga和Groupon分别诞生于2007年和2008年,但是之后硅谷的创新似乎出现了断代。

  谁都知道下一个颠覆式的创新会出现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目前最具移动互联网特质的明星是2009年成立的FourSquare,但目前仅有1000万注册用户,营收规模也很小。今年6月,FourSquare完成了一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估值首次突破10亿美元,但其显然还缺少成为下一个王者的气质。

  虽然这两年硅谷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并不少,但大部分产品仍然都处在获取用户阶段,也不具备清晰可规模化的商业模式。比如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Path等,用户数量和口碑都不错,但这些应用定位细分市场的特点,使其很难成为下一个平台级巨头。Color在巨额融资后出现团队分裂的问题更是暴露了新一轮创业公司过于浮躁的缺陷。

  而社交游戏领域虽然商业模式非常清晰,但社交平台仍然占主导地位,很难诞生Zynga这样的巨头,也不利于产生颠覆性的创新。另一方面,传统游戏巨头仍然有很强的势力,PopCap被EA收购就是最好的例子。

  创新的缺乏才是互联网真正的危机。

  几乎和美国互联网同步,中国这波互联网创业热潮也在2009年发轫。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李开复从谷歌中国离职成立创业项目孵化机构创新工场。创新工场成立不久迅速孵化了多个移动互联网项目,成为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但现在,喜欢复制美国模式的中国互联网也开始遭遇创新乏力的困境。

  据公开资料,创新工场成立的第一年里,他们一共投资了14家公司,但是到了2011年,创新工场的投资速度明显放缓,前6个月仅有3个投资项目发布,分别是模仿Tumblr的轻博客网站点点网、模仿Quora的问答网站知乎以及一个网游团队。知情者称,创新工场的一些项目也开始被整合或者出售。

  曾经被梦想鼓动激情的创业者也渐露疲态。满座网前公关总监姜琥加入满座网的时候正值团购网站被资本疯狂追逐之时,同时也是团购网站扩张最快的时候,各大团购网站纷纷开始了大面积的广告投放。姜琥除了负责满座网的公关之外还负责满座网市场营销工作,虽然他非常熟悉广告行业,但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工作强度让原本一直身在传统行业的他颇感疲惫。

  “我原来工作都只要80%的精力就可以,但是在满座,我拿出了150%的精力。”姜琥告诉《环球企业家》。他曾经参与了打造银饰品牌海盗船的工作,真正将海盗船这个品牌打造出来花了四年,“但是在互联网只有一年时间,互联网的节奏是其他行业的三四倍”。

  高强度的工作也让姜琥患上了职业病,他经常下午4点多才吃午饭,而吃晚饭的时候则经常在午夜12点之后。“我原来每周会去健身两次,每个季度会出去旅游一次,到满座之后没有健过一次身,没有旅过一次游。唯一一次参加团队建设活动的时候还是已经决定离开之后。”姜琥说。他离职后远离了互联网行业,加入话剧院线戏逍堂担任副总裁。

  姜琥并非特例,虽然如此极端的离开互联网创业公司人并不多,但是投身互联网创业的人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觉得去年进来创业的人都是来抓机会的,今年的都是已经想清楚了再进来的。”麒麟游戏前总裁邢山虎告诉《环球企业家》,“单枪匹马的时代早就已经过去了。”他暗示,移动互联网靠一个绝妙的想法而创业的时代已经过去,如果选择创业首先要有资金或者资源的保证。

  作为传统网络游戏行业的老将,邢山虎非常清楚传统PC网游的增长已经到达极限。传统终端游戏市场其实已经进入平台时代,机会越来越少,竞争越来越激烈,靠单款游戏拿下一个领域,或者再想做一家上市公司已经非常困难。他的创业方向是iOS平台的在线游戏,而他的第一笔启动资金大部分来自传统网游业的大佬们。

  对邢山虎来说,资金并不是创业的壁垒,但他仍然在考虑融资。目前他的公司LocoJoy有大约20多名员工,他希望将团队扩张到50人左右,融资也是为了在资金上能更有保障。按照他的设想,融资300万美金已经够公司一年半的发展。

  50人的团队在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里已经属于较大的规模,而这样量级的团队也在挤压更小的团队的生存空间。LocoJoy的首款游戏即将上线,虽然邢山虎坦言这是一款以磨合团队为目的的作品,但游戏仍然做的非常精美,“能做的功能都做了”。

  从iOS平台近期火爆的游戏也能看出,iOS平台的网游正在侵蚀单机的休闲游戏市场。霸占中国区iPad应用收入排行榜数周的二战风云就是典型的iOS网游。相比单机游戏,网游对团队的研发能力要求更高,同时研发和运营的成本也更高,无形中也抬高了创业者的进入门槛。“今天你看中国区iPhone、 iPad应用排行榜前50已经几乎没有初创团队的作品了,美国半年前就没有了。”陈昊芝说,他创办的触控科技是中国区App Store排行第一的游戏《捕鱼达人》的开发商,旗下运营有全国最大的iOS开发者社区CocoaChina。目前,中国区iOS平台排行第一的应用收入已经是半年前的3倍——收入的增加也是更多成熟团队开始进入iOS平台的原因,而且随着iOS设备数量的增加,巨头们也开始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块新兴市场。

  比如腾讯。这家中国互联网巨头已经在iOS上发布了多款应用,并且也开始推广需要联网的应用,比如手机即时通讯工具微信。虽然微信并非iOS平台上首款该类型的应用,但是经过腾讯的力推,其他类型的应用都已经难以招架。唯一或许能与之抗衡的就是小米科技旗下的米聊,但小米科技也并非简单的创业团队,在战略上实行的是高举高打策略。去年曾经有一下子涌现出多家专注在Android平台上的创业公司,但是没有一家能够像小米科技一样真正成为行业的领军者,原因就在于在Android平台上盈利实在是个难题,2011年新晋的以Android平台为主的创业公司已经少之又少。

  事实上,这波互联网创业热潮留给真正白手起家的创业者的时间窗口在2011年就已经悄然关闭。无论是传统互联网领域还是移动互联网,当创业者仍然在不停试错的时候,巨头们已经利用资源、资金等优势完成了新的布局,并且成为了新平台的主导力量或者完全控制了新的平台。

  不过在创业者最看好的移动互联网领域,最激烈的竞争还没有到来,现在即便是稍有规模的团队仍然也是在尝试。 “新的市场还会有,空白市场肯定有。3年内都存在‘蒙’的机遇,3年之后可能有品牌了,有的公司有用户群了,再有两家Zynga,两家Gameloft, ‘蒙’的时代就过去了。到那个时候如果还没有建立自己的竞争壁垒,那很多游戏公司就只能沦为内容提供商了。” 邢山虎指出。

  潜伏期

  中国互联网创业一直有模仿美国成功模式的传统,门户、搜索、电子商务无一例外。但是这波创业热潮和以往的不同之处在于,过去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模仿的对象往往是商业模式已经被证明的,而现在更多是只要硅谷有新模式被炒作,中国就迅速出现模仿者。从LBS应用到轻博客到手机即时通讯应用到移动端的图片分享应用,无一例外。

  尽管是简单的模仿,这些创业项目在热潮中仍然能够很容易拿到投资,而且有些项目的估值高的惊人。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朱啸虎认为近一年的移动互联网就像五年前大家看电子商务,当初错过电子商务的投资者现在都后悔莫及,所以现在会不惜一切代价赶上移动互联网的机会。

  “关键看团队,投资方向,如果好的话我们非常愿意投。早期项目还是关键看团队和项目。我们投早期项目看的是5年以后,5年后和现在大形势没有任何关系。”朱啸虎说。在他们投资的时候并不太在乎产品是否盈利或者商业模式是否清晰。

  但是移动互联网的疯狂也在2011年开始变了风向,投资者开始变得更加现实,不再盲目撒网。

  “在2010年只要你是做移动互联网,只要你能证明你这一块有资源,理论上你都可以拿到钱,而今年投资人变得很现实。今年前6个月非常明显,如果你做的是移动互联网,你做安卓市场或者做服务性产品,如果说你没有收入,但是你的商业模式必须可预期;如果你做的iPad或者iPhone的游戏,你可以规模不大,但是你必须有收入,而且要有明显的收入增长。”陈昊芝说。

  事实的确如此。2011年上半年所有完成较大融资的移动互联网项目都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用户规模,二是有收入。

  2011年第一笔大额移动互联网融资就是Android游戏平台木瓜移动在4月份完成的1800万融资,当时木瓜移动的用户已经过千万,在Android 平台整体盈利较差的情况下月收入也能做到50万美元左右。其后完成大额融资的顽石互动和摩卡世界等,也都是既有收入又有用户量的公司。

  陈昊芝完整经历了中国移动互联网从疯狂转向理智的过程。他在2010年1月正式参与到CocoaChina的运营,4月正式注册了公司,10月拿到第一轮融资。今年4月他们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iOS游戏《捕鱼达人》,现在下载量已经超过了900万,是中文iOS游戏被下载次数最多的。但现在就连他这样有过成功产品的团队也感受到了互联网投资环境的变化。

  今年6月,原本从来不过问公司任何事务的投资人主动给陈昊芝打了电话,希望他们尽快完成第二轮融资,投资人表示因为他们的业务状态是好的,这又是一个炙热的行业,早解决和晚解决没有什么区别的情况下,应该早解决。

  “从他说完这句话到我们第2轮融资的正式签约就两周。”陈昊芝说。虽然有《捕鱼达人》的成功,但是在做第二轮融资的时候,他们也需要向投资人证明自己有能力继续做出成功的产品。

  陈昊芝是幸运的,因为到了7月之后,融资就一下子变得困难了很多。他的一个朋友比他晚两周谈融资,发现投资人的积极性,观望情绪,对于资金额度的看法,都有非常明显的变化。

  投资者的谨慎源于资本市场的趋冷,6月迅雷和盛大文学都未能成功上市,资本市场对中国概念的追捧迅速滑落。第一波受影响的自然就是投资机构,继而影响到创业公司和跃跃欲试的创业者。

  2010年最火的除了移动互联网之外,当属电子商务。今年上半年有大批电子商务网站完成了巨额融资,乐淘、京东都获得了上亿美元的融资,而腾讯也开始积极在电子商务领域布局,6000万美元投资了乐淘的竞争对手好乐买。

  “中国互联网过去十年很明显的三波行情,第一波是门户,第二波是游戏,第三波是是电子商务。如果这一波电子商务很明朗化的情况下这些基金如果手上没有电商的项目,他们就非常恐慌了,踏空一波行情那就完蛋了,那是对基金很致命的。”朱啸虎告诉《环球企业家》。

  金沙江创投去年500万美元投资团购网站拉手网可以被看成是拉开了这轮电商投资大战的序幕,另外他们在电子商务领域的投资组合还有做外贸电商的兰亭集势,做服装B2C的梦芭莎和做打折销售奢侈品的佳品网。朱啸虎认为之前十个月电商的估值是不合理的,接下来电子商务的估值会正常化。“现在大家明显看到压力了,公开市场往下走这么多。当当现在市值才7-8亿,私有企业怎么能估值那么多?公开市场明显对私募市场有很大压力,估值太高了就出不去了。”他说。

  拉手网的竞争对手满座网和美团网都在今年6、7月份完成了一轮较大的融资,而美团网CEO王兴在融资完成后马上开始了第三轮融资的准备。美团网副总裁王慧文表示的确已经感觉到投资者的谨慎态度,投资者在投资之前已经会比原来做更多调查。“对于已经进入向上发展的轨道的公司,投资人仍然是会看好的,融资不会成为大问题。但是对于刚刚成立的初创公司来说,肯定会困难很多。”

  满座网CEO冯晓海则透露,不光是团购行业,几乎其身边的创业者都在抱怨融资的困难。“融资的目的是希望能尽快把业务做起来,然后给投资人回报。但当市场趋于冷静的时候,资本就会回归到理性状态,会更认真地看你公司的专业团队、运营模式。市场上能拿到投资的会有十几家,但不一定这十几家都能做的很好,如果能有三、五家上市这个市场已经很大了,能有十家公司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小。”

  历史无数次证明互联网行业有起有伏才是常态。冬天可能并不利于创新的爆发,但在这种时期正适合之前跑的太快的公司深耕市场苦练内功。对于弱者来说,互联网的冬天是一个非常难熬的时期,但对于有足够实力的强者来说,冬天是一个吞并竞争对手成长为真正行业巨头的绝佳机会。这是最坏的时候,同时也是最好的时候。

  但是冬天毕竟会过去,整个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产业仍然处在历史的上升期——中国互联网用户数仍然不足总人口的一半,全球智能手机的销量可能在2013年就超越PC,既然存在这样的市场基础,短暂的冬天过去之后必然会迎来新一轮的创新模式的爆发。

  “过去一年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密集上市,仅仅是上一轮互联网创业期的价值兑现。事实上,下一波互联网创新现在才刚刚开始。”奇虎360的投资人、高原资本合伙人涂鸿川说。

  (本刊记者周昶帆对本文亦有贡献)

.blkContainerSblkCon p.page,.page{ font-family: "宋体", sans-serif; text-align:center;font-size:12px;line-height:21px; color:#999; padding-top:35px;}.page span,.page a{padding:4px 8px; background:#fff;margin:0 -2px}.page a,.page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page span{border:1px #ddd solid;color:#999;}.page span.cur{background:#296cb3; font-weight:bold; color:#fff; border-color:#296cb3}.page a:hover,.page a:active{ border:1px #2e6ab1 solid;color:#363636; text-decoration:none}.blkContainerSblkCon p.page,.page{ font-family: "宋体", sans-serif; text-align:center;font-size:12px;line-height:21px; color:#999; padding-top:35px;}.page span,.page a{padding:4px 8px; background:#fff;margin:0 -2px}.page a,.page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page span{border:1px #ddd solid;color:#999;}.page span.cur{background:#296cb3; font-weight:bold; color:#fff; border-color:#296cb3}.page a:hover,.page a:active{ border:1px #2e6ab1 solid;color:#363636; text-decoration: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