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艾瑞咨询的监测数据,2011年一季度中国第三方网上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3650亿元,环比上涨3.2%,同比涨幅达到102.6%。

6月份,央行公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对申请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业设定了门槛限制,对沉淀资金的安置等事宜作出明确规定。9月1日大限前夕,第二批获得牌照的企业名单出炉,两批获得牌照的企业共40家。

央行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对支付市场有怎样的意义?又会带来怎样的变局?带着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易宝支付CEO唐彬。

央行发牌从长期来看是好事

NBD:主管部门发放第三发支付牌照是想达到怎样的效果?

唐彬:支付确实跟每个人的钱包都有关系。这个行业发展到今天,规模已经达到万亿,已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行业,电子商务和中国的经济转型可能都需要电子支付。因此,发放牌照一方面是要确保这个行业健康稳定发展,另一方面是要切实保护用户的利益,如用户隐私、商家信息等。

NBD:央行发牌对支付市场来说意味着怎样的变局?

唐彬:短期来看,发牌在某种程度上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可能一些有资源的企业跳进来了,利用资源来竞争,笼络资源,市场可能会有点乱。但长期来看是好事,因为有更多人来关注这些企业,会有很多资源投进来,如果利用得好,对这个行业的长远发展应该不是坏事。

NBD:各家都在发预付卡,如各种大型超市,甚至美容院都可能变相进入预付卡的行业。央行会不会管住了“好人”,“坏人”却管不住?

唐彬:这个问题应该看责任是怎么划分的。从央行的角度,它不是执法机构,只是提出一个企业应当满足的准则,如果企业不符合要求也要做,央行也无法惩罚它。如果不合法做生意,可以通过法院和其他途径来监管,并对违法企业进行惩罚。

银行与支付公司应实现共赢

NBD:支付行业中参与的主体有商户、消费者、支付者和银行。从支付公司的角度来分析,支付公司跟其它三方是怎样的关系?比如说银行是不是希望绕过支付公司?支付公司的价值是什么?

唐彬:银行的核心本身不在于支付,而在于信贷业务,尤其在中国。银行的体制决定了它跟不上支付的发展,只能作为支付企业的合作伙伴。另外,用户和商户也不可能跟每个银行去合作,支付企业整合了他们,这不是更方便了吗?

所以这个价值链是很清晰的,支付企业给银行带来更多商户和网上渠道,然后帮它发现新的服务;支付企业给商家多提供了一个收钱渠道,这是银行很难做到的。用户也同样,支付企业给他们多提供了一个消费渠道,可以非面对面支付就买到东西。

NBD:你觉得这个行业还有那些政策障碍需要突破?

唐彬:我觉得支付市场还没有形成均衡,所以这个时候给新兴的支付企业更多的空间和确保政策上的平等会是一件好事情。

NBD:好像有人担忧第三方支付不太安全,你们支付企业能不能保证?

唐彬:其实单凭银行卡支付的话,完全没有第三方支付安全。因为第三方支付是专业做支付收钱,安全是它的命根子。支付出了问题,尽管第三方支付公司没有这个义务,但还是愿意为用户解决问题。但是如果你去找银行,银行根本不理你。

支付公司的资金监管更严

NBD:中国的支付企业可以委托托管银行做一些投资吗?

唐彬:这个没有具体的细节,所以现在我还不能肯定,不过托管银行这一块是要保证资金安全的。反正资金在银行那里,银行要怎么做,你怎么知道呢?所以银行要保证风险可控就可以了。

NBD:如果不让保险公司投资,保费估计会成倍地往上翻。支付行业是否也应该拓宽投资渠道?比如国债。

唐彬:支付金跟保险金还不太一样。保险公司收上保费之后,实际上就成保险公司的资产了,只是赔付的时候,按照一定比例赔付而已。而支付企业则是把要付出去的金额收上来作为支付金。

这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支付公司的资金监管要更严一点。

NBD:支付公司现在是怎样的盈利模式?

唐彬:支付企业在全世界的盈利模式其实是很清晰的,就是交易手续费。每一笔交易收取一定的佣金,根据不同的产品,收取的比例会不太一样,基本上就是这个模式。无论visa也好,贝宝也好,都是收取商家手续费。

NBD:支付企业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呢?

唐彬:其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我觉得有几个不同的模式会起来。易宝支付是一个模式,做行业深入的;支付宝是一个模式,做担保解决诚信问题;银联还有一个模式,它更多基于其垄断的线下资源来做。大概有那么三五个模式,每个模式都有代表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