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芬兰来到中国的一周,Peter Vesterbacka每天都在各种会议与谈判中度过。作为Rovio全球市场发展总经理,Peter此次中国行除了参加此间召开的移动互联网大会,还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寻找中国当地的合作伙伴。

如果你不知道Rovio Mobile,你也一定听说过“Angry Birds(愤怒的小鸟)”。这款由Rovio公司开发的游戏自2009年底登陆苹果App Store以来,如今已经风靡全球,成为智能手机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

“我们并有没有花钱去做推广。”Peter告诉记者,这就是移动互联网的魅力,让一家只有80多人的芬兰公司迅速全球闻名。

Peter在中国也感受到了这种魅力,“我每天行程都被安排满了,要见各种合作伙伴,各行各业的都有。”据其透露,Rovio的第一个海外办公室将设在中国,这个计划中的10人左右办事处,最快今年暑期确定,“我们希望能在中国做到1亿美金的销售额,未来中国可能成为仅次于北美的第二大市场”。

这个办事处除了帮助Rovio开发专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游戏版本,还将推动《愤怒的小鸟》的周边产品,以及有关虚拟现实结合商业模式在中国的发展。

除了Rovio,《植物大战僵尸》的开发商PoPCap,以及日本最大的两家移动社交网站GREE、DeNA等近期都有加码中国的计划。

“4年之前,所有人都劝我放弃移动互联网,因为中国还是功能手机时代。现在完全不一样了。”PoPCap亚太区总裁James Gwertzman告诉记者,现在他们除了开发针对中国市场的游戏,还计划在中国试验新的商业模式,“Android平台的主流是免费,所以我们改变商业模式很重要”。

淘金中国

4月27日,移动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开幕,来自26个国家和地区的移动互联网企业高管齐聚中国。这超出了大会主办方长城会CEO文厨的预期,“有一半的嘉宾都来自海外,包括软银的松本彻三、Skype之父Niklas等”。

全球移动互联网产业相关的厂商此次都来到了中国,如日本软银、韩国SK、法国Orange等运营商;Gree、DeNA、Mixi等移动社交网站;以及《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等热门游戏及应用的开发商。

文厨表示,今年明显感觉到中国移动互联网概念的突然火热,“这和大环境的时间点相关,之前中国企业有一波海外上市潮,而且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确实开始爆发”。

海外厂商齐聚中国的背后,是对中国巨大市场的看好。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黄澄清介绍说:仅2011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规模达6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4%,环比增长23%。

截止到2010年底,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到3.03亿,占网民总数的66.2%,较2009年底增加了6930万人。

事实上,这一数据还在飞速增长当中。“实际上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使用人数或者手机上网的人数在4月份的时候已经超过了3.5亿,增长的速度是非常惊人。”新浪CEO曹国伟表示,预计在一两年时间里,通过手机上网或者移动终端上网的人口会超过PC互联网。

产生这种现象原因,一个是智能手机终端的普及,另一个原因就是厂商纷纷加大了对移动互联网的投入。长城会(中国)董事长雷军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互联网巨头加大了对移动互联网的投入,创新的小公司也层出不穷。

在这样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国际公司开始来中国淘金。芬兰的Rovio与日本的Gree都将于近期设立中国分支机构,Opera会在下半年加大在中国的投入,DeNA会于7月正式将其移动平台引入中国。

除了业务布局,Gree公司CEO田中良和还告诉记者,“其实我们最近一直在看一些中国的开发商,Gree在日本投了10家,在中国的数量肯定会更多”。

平台之争

“iPhone改变了一切。”在谈到《愤怒的小鸟》的成功时,Peter如此说到。在此之前,Rovio的创始人团队已经开发过51款游戏,不过都是给第三方做,并没有自己的品牌。

“是苹果给了我们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机会。”Peter说,目前《愤怒的小鸟》在全球已经突破了1.4亿的下载量。

不过,只有苹果App Store平台中的下载为他们带来了真金白银。“苹果的生态系统只有一个,而且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下载、订阅付费等。但是在Android中,情况就复杂很多。”Peter认为,未来在不同的平台中采取不同的策略,是移动互联网开发者们必须考虑的问题。

在中国,这一问题会更加复杂。除了苹果、诺基亚、各种Android的免费市场,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也都有各自的应用商店,还有以斯凯的open sky为代表的非智能手机以及山寨机中的“类App Store”。

“Android碰到的核心问题就是,用户要免费,开发者要赚钱。”斯凯CEO宋涛表示,未来功能手机用户往Android低端智能机转移是趋势,因此斯凯也在开发基于Android的平台留住用户。

随着智能机普及率的提升,平台之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除了各种各样的在线商店之外,社交网络的兴起让移动互联网的平台之争更充满变数。

“如果说iPhone改变了一切,Facebook又再次改变了一切。”PoPCap亚太区总裁James Gwertzman告诉记者,“比起在不同的在线商店中卖产品的思路,我们考虑的更多的是如何通过社交网络留住用户。”

James认为,十年前的思路是做一款游戏,通过各种平台发布出去,然后马上去做下一款游戏。现在不是这样了,“游戏意味着服务,必须不断的保持游戏的新鲜”。在James看来,社交化就是方向之一,“我们以后发布的所有游戏都会有社交功能”。

PoPCap已经在与人人网合作,近期会正式推出首款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游戏。“一年前我们的宝石迷阵就在人人网上有过测试,未来可能也会和更多的社交网站合作。”James说。

在新浪CEO曹国伟看来,移动互联网的生态系统中有三大类运营者,包括移动运营商、手机设备和平台的提供商,以及网络服务的提供者。

“不同的国家,竞争格局不太一样。在日本基本上是运营商主导,在美国我们看到是设备厂商和公司主导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曹国伟认为,中国环境相对来说是比较复杂,在中国基本上都是由网站来主导。

“不在乎盗版”

希望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打造一种新商业模式

在海外公司积极布局中国背后,其实中国开发者们面临的问题是自己也赚不到钱。其中的原因除了平台太杂之外,用户付费意愿低、盗版泛滥是最大的问题。

一项非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国内60%以上的iOS设备用户都进行了破解越狱。他们使用《植物大战僵尸》、《愤怒的小鸟》等应用并不需要付费。

对于这一问题,Peter表示并不是特别担心,“我们会推出更多的服务让用户选择正版,而且在Android上面我们本来就是免费”。

James则告诉记者,相比于考虑如何在平台上买更多的产品,改变商业模式显得更为重要。虽然《植物大战僵尸》已经在iPad、iPhone上获得了巨大的收入。

“比起iOS,未来Android是更大的市场。”James说,后者意味着免费,意味着广告模式等,“这方面我们的转变有点慢,未来中国区的团队会领导这样的变革”。

除了线上盗版问题,线下周边产品的盗版似乎更加严重。James告诉记者,在淘宝上搜索《植物大战僵尸》,能找到超过65000件商品,“但没有一个是我们提供的”。

《愤怒的小鸟》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但是在Peter看来,他似乎非常乐意看到满大街的山寨小鸟T恤、公仔,“我们希望成为被盗版最多的品牌,因为这意味着是最受欢迎的品牌”。

“目前并没有想通过法律等手段追究山寨公司,因为这是赢不了的战争。”Peter认为,他们是一家通过移动互联网起家的小公司,他希望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打造一种新商业模式,而不是花大精力去打击盗版。

事实上,Rovio已经找到了一种可行的模式。不久前的4月20日,Rovio公司就与诺基亚合作,推出了第一个支持NFC功能的游戏版本。这款名为“Angry Birds Magic”的产品可以让玩家通过手机NFC功能对游戏中关卡解锁。

Peter介绍说,现在实现的功能是两个玩家各自打开NFC功能,手机相互接触后才能对游戏的关卡进行解锁。在Peter看来,未来可以和《愤怒的小鸟》公仔等结合,“用手机扫描之后,在游戏里能开出新的关卡、道具甚至特殊的小鸟”。Rovio除了与诺基亚达成合作之外,还与LG、HTC等手机厂商进行了洽谈,未来也会合作推出此类版本的游戏。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刘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