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互联网淘金潮风风火火

随着新一轮互联网公司上市浪潮的到来,互联网是否正在重蹈一轮新的泡沫正成为业界争论的焦点。一些悲观的分析人士认为,在像Twitter等一些成熟科技公司和初创公司的估值中,正在形成新的泡沫。尽管Twitter已经成立五年之久,但公司仍然在寻找一个可以令人满意的业务模式。乐观人士则认为,许多年轻公司的前景光明,市场上拥有着像微软一样的许多企业买家,它们手中握有雄厚的资金,有信心收购目前处于私有化的成熟互联网公司。而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争相在美股上市,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背后,会不会是在重演网络泡沫的轮回?

风投云集“38号码头”

位于美国旧金山的“38号码头”,是一座高大的、类似于飞机棚的建筑。在加州淘金潮时,中国移民曾准备用铁锨和锄头在这里建造铁路。如今,这里已成为一群企业家的新家,他们正在疯狂追逐互联网财富。在开放的办公区域,年轻的梦想家们运营着他们的初创公司,他们公司起了像NoiseToys、Adility和Trazzler等时尚又奇怪的名字,在编程闲暇之余,他们也可以眺望停泊在码头附近的豪华游艇。

Dogpatch Labs负责人赖安·斯庞说:“创新的速度不同于我们以前所见的。”DogpatchLabs是一家风投公司的分支机构,在38号码头租有办公室。像许多其他的企业家一样,他们喜欢关注像Facebook和Zynga这样的,在短短几年之间就已成互联网世界的焦点的公司。Zynga是社交游戏开发商,旗下游戏包括Farmville等等。

一些最为突出的初创公司正在准备上市,或者是准备被行业巨头所收购。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其去年的营收达到2.43亿美元,5月9日为即将进行的首次公开招股设定了发行价格区间,LinkedIn将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估值约为33亿美元。而第二天,微软就宣布以85亿美元收购网络电视与视频服务厂商Skype.这是后者去年销售额的10倍,其营业收入的400倍。

像团购网站Groupon等其他厂家可能也会很快上市,Groupon为用户提供在线打折服务。自从2000年电信与互联网股票出现泡沫以后,少有大规模的IPO,但是随着互联网产业IPO的大规模回归,以及科技产品并购潮的兴起,业内则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在像Twitter等一些成熟科技公司和初创公司的估值中,正在形成新的泡沫。尽管Twitter已经成立五年之久,但公司仍然在寻找一个可以令人满意的业务模式。乐观人士则认为,许多年轻公司的前景光明,市场上拥有着像微软一样的许多企业买家,它们手中握有雄厚的资金,有信心收购目前处于私有化的成熟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热潮席卷全球

目前投资者和被投资者都一致同意,互联网世界正在被几种力量改变。第一,技术进步令硬件设备变得更简单,也更便宜,公司可以用这些设备去尝试各种可能的在线商业模式;第二,越来越多的有钱人希望投资这些创意;第三,目前的互联网热潮席卷全球,早已超出以往仅局限于美国的局面;来自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也和美国的互联网公司一样,不断地触发投资界新的兴奋点。

从技术上讲,摩尔定律仍旧延续着它的魔力,摩尔定律指出,单一计算芯片中晶体管数量大约每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从而导致更多用户能承受并可负担的消费者设备的出现。与十年前的个人电脑相比,现今部分平板电脑与智能手机的性能变得更加强大。市场研究公司IDC预计,今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达4.5亿部,2010年为3.03亿部。

摩尔定律同样也支持云服务的增长,例如苹果iTunes音乐商店几乎可到达任何地方,用户几乎可以通过任何设备对其进行访问。这样的服务是由数据中心进行管理的,数据中心称为云工厂,它由成千上万的服务器密布而成,其成本价格急剧下降,而处理能力飞速上升。

这些技术上的发展趋势引出了基于为其他公司打造服务的新平台:例如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以及像Facebook和LinkedIn等社交网络等。他们有成千上万的用户,为平台带来了海量数据流。这些平台为数字领域带来了更为广阔的机遇,也许它所引发的最为显著的创新,莫过于可下载软件应用的迅速发展。苹果应用商店成立仅仅3年,就已经拥有逾30万款应用软件。而Facebook用户每天应用软件的安装量则达到2000万。像Skype等产品的服务,也得益于智能手机及快速连接性的普及。

一些乐观的人会把这一技术巨变,比作5亿年前的寒武纪大爆炸,因为当时细胞已经完善而且已经标准化,这便加快了当时地球上部分地区生命的进化。他们可能夸大了这种科技产业的巨变。但创造一个网络公司确实变得容易多了。通过利用廉价的平台和云能力,公司运营仅需要数千美元,并不是90年代时所需的数百万美元。

天使投资人蜂拥而至

得益于互联网发展的第二个驱动力,创始公司并不缺少积极的投资者。尽管这些公司规模太小,并不足以吸引众多风险投资公司,但富有的个人投资者(风险投资产业称之为天使投资人)为了进行投资却已经争得头破血流。在90年代经济泡沫时,一些投资者已经积累了财富,他们急于将投资技巧与资金投入到今天规模较小的公司之中。

与传统投资基金相比,像艾丁·森库特和迈克·马普勒斯等一些“超级天使”投资人只是偶尔出手。森库特是前谷歌员工,他创立了天使投资公司Felicis V enture.马普勒斯是软件企业家,他成立了风险投资公司Floodgate.最高100万美元的单个投资已不是什么稀罕事,有时,一些天使投资人也会联手,以便为一些初创公司提供更多资金。

这些投资者的累积投资程度是令人惊讶的。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天使投资人向初创公司投入了约200亿美元资金,高于2009年的176亿美元。美国风险投资协会则表示,其成员在2010年的投资金额为220亿美元,这与天使投资人的投资金额相差无几。大部分天使投资人的资金流向了消费与互联网企业,以及软件应用厂商。

俄罗斯网络巨头DST,现更名为Mail.ru,在2009年就曾对像Facebook和Groupon等快速增长的公司,投资了数亿美元,而美国投资者当时仍处于犹豫不决中。这些投资看起来似乎已得到了很好的回报。

美国对冲基金、私募基金,甚至一些共有基金则紧随其后,投资购买互联网公司的股票。包括高盛、摩根大通在内的投资银行也纷纷成立基金,以帮助富有的客户投资互联网公司。

由于像SharesPost和SecondMarket等美国二级市场的出现,使得对初创公司的投资更加容易,二级市场允许投资者对私有企业的股票进行交易,同时便于公司员工及天使投资人抛售股票,有利于外界了解公司估值显著增长的情况。Facebook和Twitter虽未公开上市,但二级市场对两家企业的估值分别达到了超过波音飞机和福特汽车的760和77亿美元。

中国: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推动互联网市场繁荣的第三股力量是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全球化。欧洲互联网市场出现了数家引人注目的公司,其中包括Spotify和Vente Privée,Spotify是音乐流服务提供商,注册用户逾1000万,VentePrivée则是法国服饰闪购网站,其年营收约为10亿美元。

更令人吃惊的是新兴市场的出现,其中中国最为引人瞩目。中国不仅拥有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人群,而且其互联网业务正在迅速增长。咨询公司波士顿咨询预计,中国互联网用户人数将由去年的4.57亿,增长至2015年的7亿。并且中国人将不再只上网玩游戏,他们将从事众多的网络活动,特别是网上购物。波士顿咨询预计,从2010年至2015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规模将增长逾4倍,由710亿美元增长至3050亿美元,这将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这样的预测已经激发了大量的风险资本,包括国外和国内的。市场研究公司Zero2IPO数据显示,尽管2009年出现下滑,但中国风险投资基金募集的资金数额仍在大幅增长,其募集金额由2006年的近40亿美元,增长至2010年的逾110亿美元。投资金额由18亿美元增长至近54亿美元,其中多数投资涌向了互联网初创公司。

投资者们也竭力想要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那里分得“一杯羹”。iChina Stock网站数据显示,自去年初,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的股价上涨了逾3分之一。中国最大搜索引擎百度的股价在过去12个月中,由每股60美元增长至每股150美元,市值接近500亿美元。十家最大中国互联网公司合并市值达1500亿美元,并不比谷歌的市值低多少。

中国最大网络视频厂商优酷去年12月8日在美上市时,其股价上涨了161%,是纽约证券交易所新股上市5年来最大涨幅。同天在美国上市的当当网,其股价几乎翻番。中国社交网络人人网股价在上市首日上涨了29%,尽管随后几乎又跌回了发行价。

中国互联网公司在美国的上市经验已经鼓励了其他新兴市场的互联网公司考虑去美国上市。LinkedIn披露IPO价格区间的同一天,俄罗斯搜索引擎Yandex表示,公司计划通过在纳斯达克上市募集11亿美元资金。

泡沫正在吹大?

一些风险投资公司辩称,2011年更像是1995年,而不是1999年。如果说泡沫正在发酵,那么也还需要很长时间才会爆发。因此现在拒绝投资互联网企业的投资者,可能错过投资获利的最好机会。风险投资公司飞桥资本合伙公司普通合伙人杰弗里·巴斯冈表示,在1995年至1997年进行投资的风险投资基金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另有一些人士指出了存在泡沫的迹象,举例来说,为吸引来自于谷歌、微软及其他大公司的明星程序员,一些初创公司开出了数百万美元的薪水。当广泛技术产业正在发展时,这些初创公司正在寻找稀有的技术型人才。纳斯达克指数也许远低于其2000年3月时的峰值数,但它正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反弹,用于评判美国科技产业振荡的旧金山联邦储备委银行高科技指数已经接近11年前的峰值。

在投资者中也存在非理性的繁荣迹象,报道称,投资者对图片共享和社交网络初创公司Color估值达1亿美元。在过去12个月,由于天使投资人之间的竞争,推动社交媒体初创公司估值增长了逾50%.

若幸运眷顾,此次网络泡沫带来的损失或不会像上次那样大。1990年代,当互联网企业股价暴跌时,电信业投资者也遭受了惨痛损失。眼下尚无此波及效应的苗头。但互联网产业的全球化,则意味着更多人可能会被诱惑到当前这股网络投资虚假繁荣形势中,这将使泡沫破裂时的痛苦更大。

斯坦福大学讲师史蒂夫·布兰克表示,“每个泡沫就像一次击鼓传花”,诀窍就是在音乐停止和泡沫破裂前,将它抛售。如果38号码头一些有头脑的投资人做到这一点,他们或许有一天还可以买一两艘自己的游艇。

文:TheEconomist

南都记者张晓华 实习生丁雪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